帝埃里‧瓦賽

嬌蘭調香師

他與他的靈感來源

首位非嬌蘭家族的調香師


他的前任調香師們全都是嬌蘭家族成員。然而,帝埃里‧瓦賽以超越血緣關係的天賦,受邀成為品牌調香師,擔當起延續百年香水世家的重責大任。


帝埃里‧瓦賽是一位稀有而獨具天賦的創作者。一位情感纖細、優雅、獨具品味又迷人的男性,然而他也是一個實事求是、熱愛一切美好事物的享樂主義者。他具備廣闊的見解,對世界萬物充滿了好奇心,而不帶一絲矯飾。個性加上驚人的嗅覺天賦,讓他成為嬌蘭第五代調香師。


萬中選一的人選


第四代調香師尚-保羅‧嬌蘭將家族內世代傳承的最高機密「配方聖經」 交付給他,也對帝埃里‧瓦賽傳授傳奇香氛世家中所有的知識與秘密。


描述香氛、展示香氛、分享香氛、傳達香氛:如此珍貴的歷史傳承,只有非凡的「鼻子」才能完整延續。


傳承與創作


帝埃里‧瓦賽於2008年成為嬌蘭新任調香師。

他被賦予一個重責大任: 永續傳承前人的成果,同時奉獻他個人的特色、風格與獨創性。很快地,他面臨到一個挑戰: 創造「甜蜜情人」系列、「滿堂紅」淡香氛與「一千零一夜初次」系列,與重新演繹嬌蘭近來最知名的的人氣新品「小黑裙」系列。


帝埃里‧瓦賽

嬌蘭調香師

在他之前的四代調香師

在帝埃里‧瓦賽之前,嬌蘭四代調香師刻劃出香氛的歷史。每一位個性互異,卻都同樣大膽。不僅創造新的香氛,也重新演繹經典香氛;他們持續不斷地探索全新的嗅覺疆界,也不斷挑戰創作的極限。四位獨一無二的香氛藝術家,已經為嬌蘭留下獨特的香氛印記,稱之為「Guerlinade」。


皮耶‧馮索‧巴斯卡‧嬌蘭(1798 - 1864)

PIERRE-FRANÇOIS-PASCAL GUERLAIN


1828創立嬌蘭。

「創造好的產品,絕不在品質上妥協。剩下的,就是有簡單的想法,然後謹慎地實踐它。」嬌蘭的創始者,亦被暱稱為老嬌蘭先生,是化學家、冒險家、了不起的創造者與開拓者。他融合了所有天份,被欽點為尤金妮皇后(Empress Eugenie)的官方香水供應商,奠定嬌蘭「皇室御用調香師」的地位,在不到50年的時間內,成為歐洲皇室最愛的香氛品牌。


艾米‧嬌蘭(1834 - 1910)

AIMÉ GUERLAIN


嬌蘭世家於1989年開始發展現代調香技術,艾米‧嬌蘭是這一切的幕後推手。在當時,自然香氣的香水極為風靡,艾米大膽獨特的嘗試,改寫了香水的歷史: 首次在天然香氛配方中,添加合成香調。接著,史上第一瓶「合成香水」,結合獨特、驚喜與迷人於一身的「掌上明珠(Jicky)」就此問世。


雅各‧嬌蘭(1874 -1963)

JACQUES GUERLAIN


「一瓶成功的香水,在於其香氛能呼應最初的夢想。」

雅各‧嬌蘭不僅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調香師之一,也是最具浪漫詩意的一位。他將香水視為一門藝術。對音樂、文學與畫作皆有濃厚興趣的他,創作出的香水作品超過400多款,包括馳名國際的百年香氛如:藍色時光(L'Heure Bleue)與一千零一夜(Shalimar);此外,他也在巴黎香榭大道68號開設嬌蘭旗艦店,為近代美妝史寫下另一頁傳奇。


尚-保羅‧嬌蘭(生於1937年)

JEAN-PAUL GUERLAIN


「調香師一定要主動創造與香氛邂逅的機會。」

尚-保羅‧嬌蘭被暱稱為香調的馬可波羅。他喜歡在異地長駐,而非短暫停留,在與世隔絕的環境中創造出獨特的作品。熱愛女性、執著又熱情的他,對世俗潮流毫不在意,更不懼偏離常軌、挑戰未知。身為一個經驗豐富的馬術騎士,他創造出「滿堂紅(Habit Rouge)」;一日清晨,尚-保羅在騎著馬,踩過晨曦中鮮綠的青草時,獲得了創造「花草水語(Aqua Allegoria)」系列的靈感。他也創造出其他多款嬌蘭經典香氛,如偉之華(Vetiver)、輪迴(Samsara)等,為香水史寫下傳奇扉頁。


帝埃里‧瓦賽

嬌蘭調香師

嬌蘭的專屬家徽

你總是能夠分辨出「屬於嬌蘭的香味」。這個香水世家創造出的香氛,總是會留下一絲獨特的餘韻,因為它們都擁有共同的小秘密。


最重要的,就是大量運用以最嚴苛的標準挑選出的天然珍稀原料。


這些天然的香氛,在合成香調的加入後香氣更加提升。這樣的組合迸發出喚醒人心的香氛能量。


嬌蘭的香味特徵在於香調的組合風格。簡單的香調配方搭配高劑量的組成,是香氛世家的一向的偏好。

複雜的香調配方融合太多元素,極可能在調和過程中模糊各個原料的特性,嬌蘭永遠大膽地選用簡單的配方,香味與香味之間的劑量調合上更加困難,更需要多方琢磨與巧思。


然而,為人稱頌的嬌蘭香氛印記(The Guerlinade)卻是永遠不變的。玫瑰、佛手柑、茉莉、零陵香豆、鳶尾花與香草,是香氛世家的六大元素。每一代調香師都懷著熱情的態度,以自己的方式調合六種元素,演繹出全新的香氛。


嬌蘭的香氛印記源於其專業知識、獨特的元素與大膽的嘗試。這也是為什麼嬌蘭香氛能夠魅惑人心、刺激感官,而且百年來無人能出其右。


帝埃里‧瓦賽

嬌蘭調香師

六大經典元素

嬌蘭印記完美地呈現嬌蘭的創作精神、大膽直覺、權衡劑量與選用簡單配方的藝術。

宛如家徽般,在嬌蘭的香氛中,都能看見六大元素的完美融合:


- 卡拉布里亞佛手柑:嬌蘭是佛手柑果實的愛用者。佛手柑是檸檬與酸橙樹嫁接而生的植物。目前95%的佛手柑產量來自義大利,也被暱稱為卡拉布里亞的「綠金」。

佛手柑溫和而充滿活力、明亮、帶有花香味、甜美卻又帶著苦澀,在嬌蘭創始時就被運用在「帝王香水」中,直到現在的「小黑裙」依然看得到它的蹤跡。有時偏愛它成熟時的香味,帶有花香與果香,以及明顯的伯爵茶香調;有時喜歡它在青澀時更具活力、更直接的香氛性格。

此外,嬌蘭調香師研發出品牌專用的佛手柑等級:融合不同產地的佛手柑果實,以確保年復一年的香氛品質始終維持在最高等級。


- 玫瑰:在超過700多種玫瑰品種中,只有兩種能真正被運用在調香過程:千葉玫瑰與大馬士革玫瑰。

嬌蘭兩種玫瑰都會運用,而帝埃里‧瓦賽格外喜愛源於保加利亞的大馬士革玫瑰。採收者必須採集五噸的花瓣,才能以蒸汽蒸餾技術擷取一公斤的珍貴玫瑰精油。每一年,帝埃里本人會以雙重提煉萃取的方式,將保加利亞玫瑰精萃融合荔枝與覆盆子香氛,創造年度香氛。玫瑰是嬌蘭深愛的元素,在許多香氛作品中都能見到它的蹤跡,但在娜希瑪(Nahema)、甜蜜情人(Idylle)、野蠻玫瑰(Rose Barbare)、愛之夜(Nuit d'Amour)與小黑裙(La Petite Robe Noire)香氛中,格外引人注意。


- 茉莉:茉莉是非常細緻的白色小花,只能在清晨時以溫柔的手勢輕輕採摘。茉莉花非常的脆弱,因此在採收場內就會以脂吸法製為浸膏,以封存其馥郁優雅的香氛。

運用於調香過程中的茉莉有兩種,香味各具風情:

- 源於法國格拉斯、義大利卡拉布里亞、與印度的大花茉莉

- 源於印度的小花茉莉

帝埃里‧瓦賽兩種茉莉都會使用,他每年嚴選特定收成梯次的大花茉莉,融合玫瑰或佛手柑的香氣,為嬌蘭創造出年度香氛。

嬌蘭在許多香氛創作中都運用了茉莉,最著名的就是百花樂園(Jardins de Bagatelle)、輪迴(Samsara)與甜蜜情人幸福約定限量版(Idylle Duet Jasmin Lilas)。


- 零陵香豆:零陵香豆是薰草豆的種子,原產地是南非,常見於委內瑞拉。薰草豆風乾後經過萃取程序,成為足以稱之為香精的零陵香豆原精,帶有杏仁、蜂蜜與香料的氣息,並融合乾草堆與菸草的風味。零陵香豆予人彷彿被暖暖包圍著的、帶有美食感的香氛感受。

零陵香豆在嬌蘭精品系列香氛中的零陵香帝國(Tonka Impériale)格外醒目;此外在掌上明珠(Jicky)、滿堂紅(Habit Rouge)與一千零一夜(Shalimar)等香氛中,零陵香豆讓東方調香氛更加完美。


- 香草:這種具有感性香味的蘭花品種,是香氛世家鍾愛的成分之一。嬌蘭擁有一座儀器,收集了來自全世界的香草。

香草莢是香莢蘭的果實,嬌蘭一直以來始終大量地使用這個成分。香草可以酊劑或原精的型式運用於香氛調製。酊劑是一種古老的技術,透過將香草浸置於酒精中,萃取出獨一無二的香氣,這也是為什麼嬌蘭的香水如此與眾不同的原因。

香草的原產地在墨西哥,但目前在許多國家都有生產。嬌蘭特別嚴選生長於馬達加斯加、印度與大溪地的品種。

在嬌蘭絕大多數的香氛中,都運用了香草,但在少數幾款香氛中格外突出,例如精品系列香氛中的雙重香草(Spiritueuse Double Vanilla)、白鯨皮革(Cuir Beluga)與黑色歐白芷(Angélique Noire),以及掌上明珠(Jicky)、藍色時光(L'Heure Bleue)、一千零一夜(Shalimar)與滿堂紅(Habit Rouge)等,也有香草的軌跡。


- 鳶尾花:對調香師而言,鳶尾花以全方位的美麗與純潔,成為奢華的代名詞。鳶尾花是最稀有也最昂貴的原料,也是所有渴望的焦點。只有少數的香水品牌有機會運用到如此珍貴的甜美花蜜。鳶尾花有兩種可做為調香原料的品種:香根鳶尾與德國鳶尾。嬌蘭只使用來自義大利,且主要源於托斯卡尼的頂級香根鳶尾。鳶尾花是美麗而神秘的花種,將其香氛的寶藏-鳶尾莖-深藏於地下。鳶尾花的地下莖必須經過手工摘採、剝皮並處理過後,才能釋出帶有天使般優雅香氣的鳶尾酮。每一株鳶尾花至少需要耗費三年的時間,才能收成;而地下莖則需要再花三年時間風乾,方能萃取出最極致的原精。鳶尾花的萃取過程,是冗長且講究的。

嬌蘭調香師始終深愛著鳶尾花獨特優雅的粉香。在雨後(Après L'Ondée)、藍色時光(L'Heure Bleue)、傲慢(Insolence)與一千零一夜初次香氛(Shalimar Parfum Initial)等香氛中,就能體驗到鳶尾花獨特的魅力。


帝埃里‧瓦賽

嬌蘭調香師

香氛的探險家

一瓶獨特的香氛,是充滿詩意而極為稀有的:最美好的精華,通常在最遙遠偏僻的土地上才能尋得。在嬌蘭,一個好的調香師,也是一個優秀的探險家。


精挑細選的原料


就像在他之前的四位嬌蘭調香師,帝埃里‧瓦賽周遊世界,致力發掘獨特且品質恆久不變的香氛原料。


無論是天然或是合成,香氛原料的掌握度對嬌蘭的重要程度超過一切。此外,部分合成成份,如極為罕見的靈貓香酮(civetone),需要透過高科技才能萃取出質感極佳的分子,取得的困難度絕不亞於天然香料。


親力親為的調香師


監督原料供應管道對嬌蘭來說,是必要的。帝埃里‧瓦賽掌握供應商與生產商的品質、尋找新的合作夥伴,同時也開發新的廠商,引進必要的專業知識及技術。


做為一個負責任的原料採購者,必須對於整體環境的變化擁有充份知識。對嬌蘭而言,香氛創作必須與社會整發展緊密相連,同時尊重自然環境。大自然是調香師的珍貴資產,他有責任盡力保護,並將其傳承給未來的世世代代。


香氛證言


隨行攝影師丹尼斯‧夏布理耶(Denis Chapouillé)全程伴隨帝埃里‧瓦賽的尋香之旅,在這個美好的人類冒險中,捕捉每一刻動人鏡頭。


帝埃里‧瓦賽 嬌蘭調香師
「一位對他喜愛的香氛原料擁有主觀與熱情的調香師」
選擇國家